主页 > 娱乐节目 >

韩娱产业链从首尔到北京 新一轮攻势更猛烈

编辑:凯恩/2018-07-30 14:09

  当滚烫的资本携裹着制作精良的内容团队,当专业甚至苛刻的经纪公司遇到土豪般的中国厂商,一场荧屏下的商业盛宴热闹开场。疯狂的粉丝甘之如饴的为偶像买单,荧屏上的偶像也成为“吸金”工具。从首尔到北京,韩剧为何这么红?在这场造星运动中,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韩剧为什么这样红?

  中国视频网站是推手

  早在十年前,《蓝色生死恋》、《大长今》等代表韩国娱乐文化的经典作品就在中国拥有相当大的受众群体。但随着视频网站的加入,相比十年前,今年2月由《星你》掀起的新一轮韩娱攻势更加猛烈,影响力更大,收获也更加丰硕。

  在韩国,大多数韩剧的版权属于KBS、MBC、SBS这三家主流电视台,他们每年会各自选择一家中国视频网站,独家授权所拥有的电视剧版权。国内视频网站买剧后,会寻找广告主,靠贴片广告的方式赚取收益。广告的投放方式一般分为定投和通投两种,即指定剧目投放或者打包投放。由于不能提前确定某一部剧的最终收视结果,无论是视频网站还是广告主,都只能凭借经验和运气。

  随着韩剧版权价格的水涨船高,购入韩剧的视频网站一方面会通过各种宣传活动把韩剧推销给中国观众,另一方面也会尽力游说广告主进行投放。如果一部剧火了,也会提升剧中明星的商业价值,敏感的经纪公司便与内地有意向的广告主谈判,商讨明星代言事宜。视频网站虽难以从经纪公司那里直接分享代言红利,但由于聚集了大量人气,协调明星来华参加商业活动、筹备粉丝见面会等活动,一样可以成为视频网站的经济来源。明星越红,剧越热,对潜在的广告主而言商业诱惑也越大,因此,一部剧未播先红,播出前后话题不断,也就不难理解了。

  韩剧为何漂洋过海?

  韩国移动视频尚未发展成熟

  韩国SBS Plus Entertainment本部长金桂弘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韩国视频网站的移动项目开发还不是非常完美。目前,韩国KBS、MBC、SBS三家电视台开创了一个叫POOQ的App和网络网站,此外还有一个叫Tving的APP,专门播放韩国节目内容,SBS Plus与他们有过合作。金桂弘认为,韩剧移动视频的发展成熟,还要等两三年。韩国采取的是付费观看的节目模式,与中国免费观看电视剧,通过广告收益提高利益的方式完全不同。

  在金桂弘看来,中国强大的“韩饭”(韩国粉丝)力量也是韩剧走出国门的重大基础。由优酷土豆联手SBS电视台、SM娱乐共同打造的明星与粉丝共同参与的旅游真人秀节目《Guest 凤凰娱乐(fh03.cc) House》让他见识到了中国粉丝的热情。面对人口众多的中国消费市场,如何把韩国娱乐节目向外输出,让更多的人观看是韩国制作方要思考的首要问题。“韩国电视台进入中国频道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中国保有大量的人口和市场,与视频网站共同制作是符合时代需求的。”金桂弘说。

  晨报记者 韩元佳

  ■独家对话

  土豆总裁:传统商业模式必须转变

  “以前是领养,后来是单亲,现在是双亲”

  直播互动蕴藏巨大商机

  《北京晨报》:土豆与SBS首次联合制作的同步直播的K-Pop(韩国流行音乐)节目《The Show》第四季即将播出,能否透露土豆在此次节目的投资比例?

  杨伟东:这档节目是一个全新的合作方式,由双方共同投资、共同制作。共同投资的比例是一半一半,共同制作这块,三分之二是韩国的制作团队,三分之一是中国制作团队。我不能讲具体金额,只能说是八位数。

  《北京晨报》:《The show》最大的特色是在节目中平衡中韩双方粉丝的感受,您如何看待粉丝经济的力量?

  杨伟东:这个节目不只是简单的版权购买、播放,花这么多心思在直播互动上,是因为直播互动意味着巨大的商业机会。如果像以往那样把版权买过来在电视台或者在视频平台播放,是单纯的广告模式,但是如果加入直播互动,让粉丝参与到节目内容制作过程中去,粉丝的参与能够影响结果,就会存在很多商业机会。我们不能保证这样的一个探索一定能取得巨大成功,但是,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存在的,只是说我们执行的路径和执行的方式是不是能够更加的精准,这是我们想去探索的。

  版权成本高企不是土豆自制原因

  《北京晨报》:您刚才提到了商业模式的转变,这几年韩剧的版权成本越来越高,这是不是也是土豆做自制内容的另一个考量?

  杨伟东:不是,完全不是。

凤凰彩票(fh03.cc)

  《北京晨报》:这么大的版权成本怎么平衡?

  杨伟东:我觉得随着国家政策的改变,从配额制到先审后播,我认为海外的成本会有一定的变化。

  《北京晨报》:您认为版权价格会趋于理性吗?

  杨伟东:合理不合理,那是市场决定的。先审后播的配额制,至少会导致海外剧在中国不能那么快同步了。是不是有其它的空子会钻出来?比如盗版,这些都会最后影响到价格。土豆在制定韩娱战略里绝对没有料想到有这一天,不是因为版权越来越贵造成的。从我进土豆的第一天,我跟VKoo(优酷土豆集团CEO古永锵)讲的很清楚,我希望土豆变成一个年轻人的文化品牌,不只是一个视频播放平台。我并不是觉得价格太高了所以做自制,我想定位做这个事情。你看现在很多的视频网站建电影公司也好,还是干别的事情也好,其实思考的是如何打造一个文化生态,绝不仅仅停留在自己只是一个播放平台或者一个发现平台。

  探索2C端

  商业模式的方法论

  《北京晨报》:土豆借助哪些资源对节目进行推广?

  杨伟东:我觉得,跟韩国的内容合作分成三个阶段,如果更直白的比喻就是,以前是领养,后来是单亲,现在是双亲。以前是领养,所有东西都是领过来,播一下就完了。后来是学习一方的模式,电视台跟韩国内容方的合作也好,视频平台跟韩国内容的合作也好,都是雇佣关系,我买你的模式,或者我雇佣你过来给我制作。到了《The Show》,土豆和SBS是这个节目的爸爸妈妈,我们共同投资,共同规划,是双平台。

  我想最重要的是,通过一档节目,在2C(面对顾客端)端的商业模式能够看到一些端倪。比如粉丝参与到节目当中有没有商业机会,衍生互动,这次节目投票需要注册登录,后面可能还会有些投票等级的划分,这些都是2C模式的探索,不一定是获得巨大的回报,但是可以获得方法论,既包括线上2C端的一些模式,也有线下的,包括衍生产品等。晨报凤凰彩票(fh03.cc)记者 韩元佳

  (来源:北京晨报)